推薦犀利士綫上專賣

推薦威而鋼綫上專賣

推薦樂威壯綫上專賣

每天接客16小時,陪玩跳蛋、按摩棒 直擊百名女外勞被逼性虐賣淫

文明的台灣社會,竟然還存在著不為人知的人肉市場。移民署機動隊日前破獲以逃逸印尼女子為主的賣淫集團,發現至少上百名印女遭集體囚禁賣春長達兩年,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,冷血的嫌犯為了增加收入,提供大批情趣用品供客人進行性凌虐,被救出的印女個個遍體鱗傷。據估計,還有超過八十名以上女子被人蛇轉往他處囚禁,下場堪慮。
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,大批移民署幹員團團包圍新北市蘆洲一間破舊的小旅館,當幹員陸續潛入樓上搜索目標小房間時,隔壁的兩個房間,隱約傳出嫖客的喘息,夾雜著女子痛苦的呻吟聲。
大批幹員行動一致,連破三個鐵門大喊,「警察,警察,統統趴下!」只見漆黑的房間內四處傳出淒厲的哭喊聲,大批外籍女子發了瘋似的哭喊尖叫,還有人驚恐地用生疏的中文抱頭大喊:「救命啊,我不要,我不要!」
移民署幹員急著安撫說,「不要怕,我是來救妳們的。」這時,原本淒厲的哭喊,頓時轉為崩潰大哭,多名女子甚至抱著幹員大腿喊著:「快救我們,我們快死了,我要回家!」
環視四周約兩坪大的空間,惡臭撲鼻,一張床墊及地面上堆滿垃圾、衣物及生活用品,十二名印尼女子,被賣淫集團主嫌陳建文囚禁在此長達兩年,除了每天一個便當外,只能想辦法硬擠出小空間,站著或蹲著睡覺,接客長達十八個小時,兩年來幾乎分文未得,古代人肉市場竟然活生生在台灣重現。
「上百名印尼佳麗、價格低廉、提供SM工具,保證high翻天」,這是陳建文應召集團最吸引嫖客的噱頭,也是他利用這些猶如禁臠的印尼女子,用生命及血淚換來金錢的招牌。
移民署幹員在監聽過程中,多次聽到主嫌在電話中對屬下大罵,「幹,又一個流血流到要死了,趕快送醫院急救。如果兩天內還不能上班,就報警給警察做績效。」
前戲遍體鱗傷只為加節
原來,為了留住熟客且吸引新客,陳建文除了以一小時八百元的超低價接客外,還嚴格要求旗下女子,除非客人要求戴套,否則不准主動替客人帶套,而且不得拒絕客人「走後門」(意謂肛交),必須完全配合客人的喜好服務。
更變態且讓人不可置信的是,陳建文為了吸引客人上門不擇手段,還替每位接客的女子,準備了一套專屬包含長短按摩棒、大小跳蛋十餘種的情趣用品,每位小姐接客時,還必須端著這些情趣用品給客人挑選使用。
一名在八月逃出火坑,後來又被仲介找回的「米妮」控訴,「老闆說,客人要舒服我們才有錢賺,所以要想辦法讓客人再玩一個小時,所以一定要用情趣用品,每次做完我都好想死。」
實際上,陳嫌不惜犧牲小姐建康,目的就是一次賺飽,而且讓男客能盡情「前戲」後,再「加節」完成後續性交易。
移民署幹員搜索前兩天,又透過現譯台監聽,聽到又有一位女子被客人變態地性虐待,然後大出血送醫急救。隔兩天幹員執行搜索,才發現該位女子竟然又繼續接客,氣得幹員痛罵陳嫌等人:「實在泯滅良心到不配當個人!」
陳建文為了賺取黑心錢的加值服務,成了這些賣淫女子的噩夢,往往客人兩、三個小時凌虐下來,運氣好的下體常嚴重發炎,但陳建文也只提供消炎藥膏及潤滑劑簡單塗抹,又硬逼著她們繼續接客。
運氣不好或身體狀況差的,甚至遇到極盡變態的客人時,經常被欺凌得遍體鱗傷,很多女子更經常性大出血,被送往與應召集團合作的小型婦產科醫院急救。這些接客受傷的女子,被規定只給一天的時間休息,就要繼續上工。
睡醒就接客一毛也沒有
更慘無人道的是,陳建文規定每名女子每天要接客滿「十六節」,也就是十六小時,否則就要扣錢。一位花名「白雪」的女子獲救後泣訴,「我已經一年半沒來月經了,老闆都逼我們吃藥打針,如果想逃就會被打,還恐嚇我要叫警察把我們抓回來,所以大家都不敢逃走。」
為了接客,每位小姐幾乎都沒有喘息的空間。在應召站的皮條客監視下,每位小姐每三天要定時吃一次避孕藥,每個月要固定服停經藥,如果有人時間沒算準導致月經來潮,必須要扣掉沒有接客的損失,甚至遭到毒打一頓。
另一位小姐「珍妮」說,「我一個月至少賺十多萬元,可是老闆還要扣掉房租、伙食、買衣服的費用,還說要給警察保護費,每次只領到一萬多元,但錢都在老闆手裡,我都沒拿到,很多朋友也一樣。這些錢我都不要了,要是還不能回家,死一死算了。」
警方調查,以陳建文為首的賣淫集團,是目前台灣規模最大,專門供應印尼女子賣淫的人口販子。在長達一年多的跟監過程中,移民署幹員發現,他做生意的範圍除了北台灣外,更擴及到台中、高雄及屏東。
移民署幹員前後在基隆、新北市三重、蘆洲及桃園等地,監控到陳嫌囚禁小姐的套房,今年八月,新北市三重警分局意外破獲三重的據點,救出十五名印女,導致陳嫌連夜更換多個囚禁地點,移民署機動隊只好另起爐灶。
令幹員扼腕的是,這次行動中,幹員在負責監控的集團成員身上,找到一本專供客人挑選小姐用的花名冊,照片中的印女每個都打扮得相當性感,客人上門就依據照片挑選小姐進行性交易。
尚有八十餘印女被囚禁
超過一百名的花名冊中,被救出的十二名印女也都名列當中,因此警方懷疑,另外八十餘名印女被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囚禁,但陳嫌及下屬都不願意透露,讓移民署幹員心急如焚,擔憂她們悲慘的境遇。
陳嫌經營的模式,主要是與幾個專門收容逃逸外勞的仲介公司合唱雙簧,以保證月入十萬元以上,誘騙女子加入他的賣淫集團。
警方發現,陳建文的女友也是一名經營仲介的印尼華僑,平常除了接洽仲介商外,還帶著來台打工的印尼女子,到北台灣外勞聚集的教會、餐廳等地,誘騙女子賣淫;只要一踏入她的圈套,隨之而來的就是暗無天日的生活。
多數的印尼女子,都抱著「儘快大撈一筆趕快回國」的心態,卻不知道等待著她們的是人間地獄。當陳嫌帶著她們回到囚禁處後,幾乎就無法走出房間,有的女子境遇更慘,還被陳嫌以人頭計價,以一名十五萬元的價格,轉「放出」到北、中、南的色情小吃店、卡拉OK及應召站,之後就再也下落不明。
為了避免引起注意,陳嫌等人都將小姐囚禁在北部地區破爛的小型旅館內,每六個人擠在約兩坪大的房間內,接著雇用電話祕書進行「叩客」,小姐則在同棟旅館房間內接客。
警方形容,被囚禁女子的地方簡直比豬舍還不如,由於空間狹小,只能睡兩個人,其他四個小姐只能蜷曲著身體坐在地上睡,因此他們都輪流睡在床墊上,三天才能輪到一次;除了睡覺外,其餘時間都在接客,很多小姐向警方說,「我們好久沒看到到太陽了。」
陳建文集團只是冰山一角,國內印尼及越南女子非法賣淫集團如雜草般掃之不盡,還有數萬名來台打工卻逃逸的女子不知去向。到底還有多少人遭不肖仲介及賣淫集團成員進行性剝削,連相關單位都難以估計,更是台灣國際形象的一大隱憂。

相關推薦:

跳蛋 情趣跳蛋 跳蛋成人情趣用品 跳蛋用法

按摩棒 震動按摩棒 AV按摩棒 按摩棒自慰 情趣按摩棒

相關日誌: